• 5分六合

    更新时间:2019-04-07 02:00:00本章字数:2033字

    “你一声不响的就做了一件最不可能的事情,还不允许我们好奇一下了?”简君翊说话的同时换了一个姿势,似乎这样才会更有底气的面对狄郡恪。

    “对呀,老大,你太不够意思了。”这次凌欧白决定和简君翊统一战线。

    狄郡恪盯着他们两个,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被踢了,才会想着让他们帮忙。

    “我想起来了,是不是上次那个女人?”凌欧白又一次跳了起来,没办法,他今晚实在是太激动了。

    “上次那个女人,你能把她征服?”简君翊说着好奇的看着狄郡恪,凌欧白也看向了他。

    那一次见面,狄郡恪和上官芃是怎样的情况,他们可是再清楚不过了,所以他们很难相信狄郡恪竟然把那个女人拿下来了。

    “闭嘴。”狄郡恪忍不住发火了,这些人竟然这么小看他。

    “欧白,楼下那么热闹,你刚才不是还想下去看看嘛,正好我也想去,一起呗。”简君翊可不怕狄郡恪,既然他说了要欧白帮忙,那他就把欧白带走。

    “你要去,可……”凌欧白有些犹豫,老大明明说了有问题的。

    “怎么,你不想去吗?”简君翊反问道,只是他的目光却是看着狄郡恪。

    “够了。”狄郡恪黑着脸说了一声,这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。

    “你是想好要和我们分享了吗?”简君翊好奇的问道。

    “急什么,又没说不告诉你们。”狄郡恪在心里记下这一笔了,他要是逮到机会,一定会还回来的。

    凌欧白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,他怎么就觉得自己像一个局外人呢,而且他刚刚似乎还被利用了。

    “我们是确定关系了,但是还差点。”说起这个,狄郡恪就有些郁闷了,想他在别人眼中,怎么也是魅力无限,怎么就吸引不了上官芃呢。

    “差什么?”凌欧白嘴快的抢先问了出来。

    “你不是经常混迹在女人堆里吗?哪家的珠宝做的好,这你应该知道吧。”狄郡恪瞪了他一眼问道。

    “这个呀,你们优协国际旗下不就有做珠宝的吗?你干嘛还来问我?”凌欧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“知道或者不知道,说一个。”狄郡恪直接问道,对上简君翊有些难度,但收拾一个小小的凌欧白完全不成问题。

    “倒是知道一家,我送给女人的东西,都是助理在他们家买的,不知道会不会有合你心意的。”凌欧白也不是一个滥情的,他就是逢场作戏,需要这些东西来做敲门砖而已。

    “那你怎么不去优协旗下的商铺消费呢。”狄郡恪反问道,虽然他也快忘了,他旗下的产业还有珠宝这一板块。

    “你们优协主打的又不是珠宝这一块,再说我又不是钱多烧的,干嘛要去给你消费。”凌欧白也是真敢说,也不怕狄郡恪劈死他。

    “我看你就是脑袋烧的,有钱不让自家兄弟挣。”简君翊在旁边补刀,反正之前得罪狄郡恪的人不是他,现在他也不得罪狄郡恪。

    “你无耻?”凌欧白转头就对简君翊说了一句,需要他的时候不问他的意见就把他利用了,不需要的时候就可劲儿的给他挖坑让他往下跳,这还是兄弟嘛。

    “把那家店的地址发给我。”狄郡恪目前用心的也就这么一件事,同时他也在考虑,要不要好好的改革一下他旗下的珠宝板块儿,不然总去别人家消费,这心里还挺不舒服的。

    “哦。”凌欧白应了一声就给狄郡恪发了过去,很多时候他还是一个乖孩子的。

    见正事办妥了,简君翊给三个人都满上了一杯酒。

    “来来来,喝酒。”凌欧白招呼着大家。

    狄郡恪心里还惦记着早点回家,不然温钰就会找他麻烦,但这次是他找别人帮忙,也不好意思扫兴,就痛痛快快的喝到尽兴吧。

    中途,狄郡恪的手机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,他勾起了一抹笑容,边接边比了一个嘘的手势。

    “这么晚了,还没休息吗?”狄郡恪温声问道,旁边的凌欧白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,简君翊看着这一幕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。

    “刚刚忙完,不是你说晚上要通电话的嘛。”上官芃刚刚洗完澡,突然就想到了这件事,所以他没有犹豫的就打给了狄郡恪。

    “我今晚有应酬就忘记了,抱歉。”狄郡恪应酬完就急着过来焰火,他真的是把上官芃给忘记了。

    “没事儿,你还在忙吗?”上官芃觉得之前狄郡恪和她讲电话不是这样的。

    “嗯,和两个兄弟在喝酒,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。”狄郡恪确实也介意有别人在场,所以不好意思说那些话。

    “好,那先挂了,你也别太晚。”上官芃不介意去认识他的朋友,因为楚彤荔也想认识他嘛。

    “明天我打给你,还有,我想快点见到你。”狄郡恪是真的想见她了。

    “我过两天抽出空了就过去找你。”介于两个人的关系,上官芃也会做出一些妥协。

    “我等你,你先睡吧,晚安。”狄郡恪说完就等着上官芃挂电话。

    “君翊,很晚了,你该回去睡了,晚安。”见狄郡恪挂断电话,凌欧白很恶心的和简君翊说了一句。

    “我怎么觉得我刚刚是看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。”简君翊可学不来凌欧白那样恶心,但这不妨碍他和凌欧白配合。

    “你们两个够了,今天先散了吧。”狄郡恪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兴趣,再留在这里,也只会被他们奚落。

    “不是吧,酒还没喝完呢。”凌欧白以为今晚会喝到尽兴呢。

    “你们继续喝呀,我这是家教严,以后我也有人管着了。”狄郡恪有些嘚瑟,他享受上官芃对他的关心。

    “竟然有人会喜欢被管着。”凌欧白每天被家里老头子管着,都快烦死了。

    “你们不懂。”狄郡恪说完就转身离开了。

    “他什么意思?”凌欧白扭头问简君翊。

    “一副陷入爱情的穷酸样。”简君翊说了一句然后开始狂灌酒。